文章分类

当前位置:首页>文章中心>行业新闻>食用油进入寡头时代,小品牌面临生死存亡

食用油进入寡头时代,小品牌面临生死存亡

发布时间:2016-06-02 点击数:1263
来源: 中国经营报(北京)  作者:索寒雪
 
经历2014和2015年,食用油行业又面临洗牌的命运,并真正进入到中粮、益海嘉里的寡头时代,与此同时,恒大等有实力的大企业前来搅局,中小食用油品牌已经进入到濒死状态,不得不抱团取暖获得一线生机。
 
一年有10家企业关闭
 
“据我了解,去年和前年已经有10家左右的企业退出了食用油行业。” 华鸿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徐建飞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。
 
徐建飞在食用油领域从业多年,曾任职粮油央企高层,“现在的状况和十年前的状况有一些相似,很多企业将倒闭。市场寡头的份额加大,而外资进一步攻城略地。”
 
2014年开始,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出现大幅下跌,大豆价格也出现了大幅波动,很多企业面对着市场价格不振,贷款困难等因素相继停产或者直接退出品牌市场。
 
但与此同时,2014年金龙鱼的销量再次增长11.6%,福临门2015年的销量也出现了10%以上的增长。
 
“现在粮油巨头已经独霸天下,纵横于粮油江湖。一个粮油企业可以占到所在产业板块的50%左右,这隐含着另外的危险。当一个企业占到所在行业份额的15%以上时,足以引起行业企业对它垄断趋势的关注。那么这种粮油巨头规模之大,集中度极高,就直接导致了中小企业的生存艰难。经济平衡理论一直存在,当一个行业、一个产业被寡头垄断的时候,随后的中小企业将举步维艰,很难有利润。这就是中小粮油企业、民营企业苦不堪言的一个主要原因。” 九三油脂集团杨宝龙曾公开表示。但是,对于他所指哪家粮油企业时,杨宝龙拒绝进一步发表意见。
 
在中国进口大豆的历史上,曾经出现过类似情况, 2004年,大豆价格巨幅波动,“很多油企倒闭了,或者被外资收购了。”
 
有数据称,国内70%以上的榨油企业被跨国粮商或控股或参股,已经形成了四大粮商控股或参股福临门、鲁花等主要品牌的局面。“外资并不在乎这些压榨工厂是否盈利,他们只在乎通过股份控制,让中国压榨工厂买他们的大豆。”九三油脂集团人士曾表示。
 
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这样的现状让中国粮油的市场价格越来越高,一些外资控股或民营的压榨企业要么选择提高成品油价格,要么选择停产,而承担保持供应任务的国资背景企业却只能在亏损中艰难运营。
 
“2008年左右食用油价上涨时,有关部委调控价格,为什么只调控这几家企业的原因。因为集中度很高,便于调控。这几家企业的占比汇总到一起可以占到全国大豆加工行业的50%~60%,行业集中度已经形成这种垄断格局。” 杨宝龙表示。
 
发改委曾布局小包装油
 
不仅仅是下游小包装油受到市场寡头的价格威胁,在上游和中游市场,国际资本的力量也在不断显现。
 
ADM、邦吉、嘉吉和路易达孚被称为“国际四大粮商”。国家也明确规定,外资不允许控股油脂压榨工厂,虽然大豆加工有此类明文规定,但是由于地方招商政策予以变通,前述四大粮商中,至少两家已经在中国开设了新的工厂。
 
外资的不断渗透,也让发改委提高了警觉。
 
2011年年初,接连冲高的CPI冲击着发改委的神经,与消费者关系密切的小包装食用油价格接连上涨。
 
由于占据中国食用油市场最大份额的品牌“金龙鱼”隶属于益海嘉里集团,而益海嘉里的外资身份,使得发改委不方便像对待央企那样,下达强制性限价命令。发改委最终采取了“约谈”的方式,阻止以益海嘉里为首的几家主要油脂企业涨价。
 
而有消息称,中国94家规模以上的油脂压榨企业有60%被外资购买,或有外资背景。对于小包装油市场,发改委的调控明显感觉力不从心。
 
实际上,无论是粮食还是大豆,国家都进行了储备,并通过定向销售的方式,卖给特定的企业,让企业得以压榨低价大豆并产出低价食用油。“但我们发现,仅仅储备原粮的方式不足以迅速调节市场价格。”发改委人士向记者表示,“因此,我们今后的想法是将原粮加工成成品粮进行销售。”
 
“发改委对我们的想法是,进军小包装油市场,能够迅速调节价格。”中储粮油脂公司高层证实,一向以粮食储备著称的中储粮此番进军小包装油终端市场,似乎带有国家责任的意味,并推出了“金鼎”小包装油。
 
最初金鼎小包装油在中低端市场上,确实对金龙鱼造成了一定的“威胁”,但是由于中储粮的战略思路调整,金鼎小包装的发展慢于预期。
 
而在2015年,寡头崛起之时,中国企业没有获得太多的话语权。
 
抱团取暖需要思想解放
 
“现在还仅存的民营企业,一缺资金,二缺技术人才。”徐建飞向记者表示,“对外资而言,技术和人才已经是非常成熟的,所以他们更有竞争力。”
 
他总结为,中国进口大豆行业“定期”普遍亏损的原因,基本可以归结为三个层次的机制问题。一是“不管豆在哪,都是美国价”的定价机制问题,二是产能过剩、恶性无序的竞争机制问题,三是虚实比例失调、决策逻辑模糊、官本位、家长制等企业内部的运行机制问题。
 
“如果说,国际粮商的运行动力80%来自逻辑,20%来自权力,那么国内企业(包括国企和民企)目前大概是40%靠逻辑,60%靠权力。近年来,靠权力(职位、而非逻辑)决策导致亿元级别巨亏的企业不是一家两家,从南到北,从国企到民企到上市公司,教训十分深刻。”徐建飞指出。
 
同时,反观中国大豆期货交易的状况,“中国大豆企业的主要交易员,睡眠不够的不在少数,外盘、内盘、基差、运费和销售都得紧盯,有点一人踢全场的意思。这不仅对自己的身体不利,对企业的可持续发展也没好处,应努力打造出一个像德国队这样配合默契的团队,建立一个高效的《信息车间》,分工协作”。
 
据透露,目前,已经有8家企业计划抱团取暖,有可能集体聘请专业团队,解决资金和市场运营的一系列问题。
在线客服